靈異小說~七《守護靈》02 《守護靈》.05同學們全睜開眼,看著魔音王子自地上蹦彈起身,口中還憤怒罵著:「你們班地板怎麼那麼滑!」大部分的同學們沒有在第一時間認出這人是魔音王子,因為髮型不一樣,魔音王子的頭髮總是整齊地三七分邊,此時他的頂上,卻是油亮光滑,學生們壓根不知道魔音王子是禿頂一族,甚至沒有見到他摔倒瞬間,頂上的假髮順勢飛脫那一幕。直到魔音王子氣呼呼地步出教室後,讓教室外的涼風吹拂過整片頭皮,驚憤羞惱地急急奔回,尋著地上那頂三七分邊假髮戴回頭上時,班上同學才發出一陣錯愕壓抑的聲音:「是魔音王子!」魔音王子並沒有追究到底是哪個同學喊出讓他視為絕對禁忌的綽號,反而彈跳起身,揮搖著手再度衝出教室,且連連喊叫:「我不是曹老師,你們認錯人了!」本來應當靜靜睡覺的同學,直到魔音王子奔遠之後,這才爆出了雷響般的大笑,身為班長的林欣欣也忍不住呵呵笑了,她正欲出聲壓制吵鬧的同學,下課鈴聲就已經響了起來。□只一個下午的時間,魔音王子是個禿頭的耳語,就已經自阿育的班級傳遍了整個校園,原本對魔音王子畏懼害怕的學生們,紛紛主動尋找起這位音樂老師的蹤影,從導師辦公室到男廁所、從紅土操場到警衛室,沒有一個學生見到魔音王子的身影,一直到某個膽酒店打工大包天的學生,拿著兩張CD自告奮勇地向導師辦公室中其他老師打探消息,說要主動接受魔音王子的抽考,這才得知魔音王子以身體不適為由,請了半天假返家休養。「太好笑了!」在放學前的打掃時間中,阿育等人聚在清掃責任區中靜僻角落的樹下,模仿著魔音王子奔離前發出的狂嚎笑鬧著:「我不是阿育,你認錯人了,松仔!」「我不是松仔,你也認錯人了。」文傑看看四周,確認無人,這才將手中提袋裡的四個小袋一一發給四人。美君翻弄著自己小袋中的道具,說:「香、紅袋子、碟子、說明書……怎麼沒有擺在底下讓碟子跑的那張紙啊?」文傑像是早知道他們會提出這個問題,便直截了當地回答:「那張紙不重要啦,你們自己用白紙隨便寫也可以,只要在紙上面畫個圈圈放碟子就好了,碟子跟香才是重點。」文傑示意要大家蹲下,他詳細地再次解說整個流程:「順序很簡單,先燒香,然後用手按著碟子,開始唸咒語,咒語一定要唸對,不然鎮不住請來的守護靈你就完了。接著隨便問幾個問題,確認碟子有動,就表示守護靈已經在碟子底下了。然後就像你們昨天看到那樣,把紅袋子放在碟子旁邊,把碟子掀開一點點,守護靈就會被吸進袋子裡了。」文傑說到這裡,指了指眾人手中那包米袋說:「別忘了要將紅袋子放進米裡,擺一整夜,化解烤肉守護靈的戾氣。之後怎麼養,我影印給你們的說明書上都有寫,照著做就是了。」「從現在開始,我們就是同黨同志了,不要忘記昨天我講的話喔。這件事是我們五個人之間的秘密,不管是老師、父母、兄弟姊妹、其他朋友,都絕對不可以說出去。」文傑用嚴厲的神情向每個人囑咐。「同黨同志?文傑,你要組黨啊。」美君提議:「就叫『守護靈黨』怎麼樣。」「可以選總統嗎?」「要不要交黨費?」「能夠擊敗現在電視上幾個黨嗎?」「選總統這件事以後再說,我年紀還不到。」文傑哼哼地說:「現階段當然先以擴張勢力為主啦……」小筑在一旁插不上話,只能苦笑說:「我只希望能媽媽能夠好起來……」 阿育聽見了這小聲的話,立時轉頭附和:「我也希望妳媽媽趕快康復,我沒有特別想做的事,不過你們都在玩,我也想玩。」文傑瞪了阿育一眼,他看不慣阿育這樣閒散的態度,他幾乎把自己當成黨主席了,手下僅有四個黨員,當然希望每一個都有十足的戰鬥力,能夠替他打下半壁江山。他又補充說:「以後我們當然會招募更多新人,但是第一步要先熟悉怎麼利用守護靈。不然到時候新人比我們還要厲害,那怎麼行?」松仔問:「文傑,你已經熟練守護靈了嗎?不然你這麼快就跟我們說,不怕我們守護靈練得比你們厲害,搶走你的黨主席寶座喔信用貸款?」「你們當然不一樣啊,你們是我的朋友耶。」文傑咧開嘴笑,心中暗笑松仔這問題其實很蠢。召靈用的小碟子、化解戾氣的五穀米、禁錮守護靈的紅布袋子、豢養守護靈的線香,都需輔以其他儀式另外加工,阿育他們可不知道這些步驟,往後不論是豢養現有的守護靈,還是要捕捉新的守護靈,都必須由文傑提供新的碟子、線香、紅袋、米袋才行,因此他很有自信自己的寶座是牢不可破的。「那我當副主席好了。」美君捧腹笑著。松仔說:「我要當秘書長。」 《守護靈》.06二、養鬼房中的日光燈爍爍閃耀,阿育耳朵塞著耳機,聽著隨身聽中播放的搖滾音樂,覺得心中充塞著一股揮之不去的不安情緒,昨天午後他雖然和松仔等一同接下了文傑分發的召靈道具,但一直到今日週六,都還提不起勁動手進行,他甚至連自行繪製擺放小碟子的方紙都覺得麻煩。他坐起身來,閒來無事,拿了書桌上的手機,按下通訊錄,排第一位的是小筑的電話,他猶豫了好半晌,這才按下撥話鍵──得到的仍然是電話無法接聽的制式語音訊息,他知道小筑此時應當仍然在醫院陪伴她的媽媽,在病房中不能使用手機,因此他從早上開始連續撥出的四通電話,都得不到回應。他其實沒有特別的目的,只是想聽聽小筑的聲音而已,他躺下床,高舉著手機,反覆翻看著手機裡十結婚來封新年、聖誕節等日子,幾個同學互相傳遞的祝福簡訊。跟著,他隨手按下松仔的電話。「松仔,你抓到守護靈了嗎?」阿育問。「沒……」松仔刻意壓低聲音回答,語調低啞且帶著怨怒:「我現在就要去找守護靈。」「要不要陪你?」阿育問,他從電話那端的語調聽出松仔又被喝醉了的老爸修理了。「不用。」松仔吸了吸鼻子說:「啊……瘋子快醒了,不跟你聊了。」跟著便掛了電話。阿育翻翻身子,伸了個懶腰,正猶豫著這個週末要怎麼度過,電話突然響起,接了,是美君打來的。「咦,妳怎麼會打給我啊?」阿育有些驚奇地問。他和松仔、文傑、美君、小筑雖然算得上是班上一個五人小圈圈,但形成過程是這樣的──松仔和文傑本是國小同學,文傑喜歡小筑,時常找小筑說話,善良的小筑並不排斥與文傑說話;美君與小筑是姊妹淘。至於阿育,他和松仔交情不錯,也喜歡小筑,便因這一個拉著一個的關係,因此他們五人平時總是湊在一塊兒。而在私底下,阿育與文傑、美君則沒這麼親近,只有在逢年過節時,會將彼此放進祝福簡訊的名單中而已。因此當他這時接到了美君的電話,顯得有些訝異。電話那端美君俏皮地說:「幹嘛那麼驚訝,我們的黨主席不是說從現在開始,我們就是同黨同志了,同黨同志當然要互相照顧。副主席打電話給你房屋二胎,是你的榮幸耶。」「哈哈……」阿育莞爾笑著,他還沒想到自己要在這個黨裡擔任什麼樣的職位,他問:「妳找到守護靈了嗎?」「還沒耶,我一個人哪敢找啊。」美君聒噪說著:「我打給小筑,她在醫院,應該沒有開機吧,文傑的電話也打不通,所以打給你啦,你找到守護靈了嗎?」「我也沒有耶。」阿育懶洋洋地回答。「出來啦,一起去找。」美君說:「我一個人不敢玩碟仙啦。」「很麻煩耶……」阿育不耐唸著,拗不過美君的拜託,與她約了個地點,將外套批穿上身,帶著文傑交給他的召靈道具,匆匆出門。二十分鐘後,他抵達到某個捷運車站出口,等了十五分鐘,美君這才趕到,他們搭乘捷運站外的轉乘公車,搖搖晃晃地抵達一處公墓。他們踩著石階向上走,美君看著前方那一處處的墳頭,有些害怕,卻又滿意地說:「這邊應該很容易召到守護靈……喂,你是不是喜歡小筑啊?」「你很煩耶。」阿育回頭瞪了美君一眼。「我可是好心提醒你。」美君不甘示弱地回嘴:「你再不加油,小筑就要被文傑追走了。」「什麼?」阿育怔了怔,尚不明白美君這麼說的意思,他的確也看得出文傑對小筑也有意思,但那又如何呢?對這個年紀的他而言,「喜歡」只是對於特定異性的一種特殊感覺,有了這種感覺,接下來呢?求婚嗎?當然不可能,交往酒店經紀嗎?阿育壓根沒深思過這件事,他不像早熟的美君換男友跟換衣服一樣快,在他的腦袋裡,喜歡一個人,就是每天想著他而已。「文傑昨天放學就約小筑出去了。」美君這麼說。「他們去哪?」阿育覺得心臟給撞了一下,卻裝著毫不在意地問。「沒約成啦,小筑還要去照顧她媽媽,但是文傑死纏爛打,又要約今天,我想小筑應該會答應吧。」「妳怎麼知道她會答應?」「文傑說要幫小筑抓一個厲害的守護靈,小筑說再考慮,但我想小筑應該會答應。」「妳說答應就答應喔……」阿育這麼說,心裡卻有些動搖了,他知道小筑向來乖巧孝順,倘若文傑能夠幫她找到一個可以使她媽媽傷勢好轉的守護靈,她有什麼理由不答應文傑的邀約呢?美君拍了拍阿育的肩說:「不過你別擔心啦,你跟文傑,我比較支持你。」「是喔,那謝謝妳啦。」阿育隨口應著,腦袋裡已經不能自抑地浮現一幕又一幕文傑與小筑獨處時的畫面了,他加快腳步,一階一階往上。「等等啦,幹嘛一直往上走,這邊就行了啦。」美君抱怨著,追奔幾步,拉住了阿育,指向斜角一方那幾十處墳。 《守護靈》.07他們轉向走往那些墳,只見到幾十處墳新舊交雜,美君提著自己的召靈道具,在每一處墳前,打量著碑上照片及亡者姓名。她心中摻雜著害怕與期待,對阿育說:「你覺得選哪一個來買房子當我的守護靈會比較厲害?」阿育聳肩笑說:「我怎麼會知道……挑一個年輕一點的,應該不會有代溝吧。」「最好是帥一點的。」美君一連看了二十來座墳,猶豫不決,在阿育聲聲催促下,這才在一座新墳前將她自行繪製的碟仙方紙攤平,上頭只有「是」與「不是」,和「一」到「十」等字樣。跟著她照著影印說明上的步驟,和當晚文傑所為一般,點燃了香,按著小碟禱唸咒語。「動吧,動吧。」美君唸完咒語,見指下碟子仍一動也不動,有些失望,她又連問數次,仍然沒有動靜,便對阿育說:「是不是我唸錯了咒語?」阿育接過美君的影印說明,上頭有文傑寫的三小段咒語,咒語由一堆艱澀冷僻的字所組成,字旁都有注音標示。「再唸一次,妳跟我一起唸啦。」美君這麼懇求,阿育便唸出一句,再讓美君跟著復述一遍,在咒語唸到最後倒數第三句時,美君這才雙眼僵直地瞪著指下小碟,細聲地說:「阿育……阿育!」阿育無須多問,他已經看見了美君指下小碟窸窣晃動起來,他登然想起文傑的叮囑,便不理會美君的呼喚,繼續將末三句咒語緩緩唸畢,美君指下的小碟,便也從亂顫搖晃,變成了平穩的畫圓。「妳要穩住啦。」阿育鬆了口氣,拍拍美君的肩,他感到美君肩頭發出的顫抖,知道這個平時貪玩散漫的美君,此時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恐土地買賣懼。美君趕緊點點頭,用手臂拭去因為驚恐而泌出的幾滴眼淚,微笑地說:「守護靈呀守護靈……你多大啊?」美君指下小碟緩緩移至「二」,再轉往「三」。美君吐了吐舌說:「是大哥哥。大哥哥,你覺得我漂不漂亮?」小碟指向「是」,美君歪了歪頭,不知道接下來還要問些什麼,只好望向阿育。阿育聳聳肩,表示無話可問,但他還是接過了美君手中的紅布袋子,用雙手捏緊,緩緩靠至小碟邊緣,他嚥了嚥口水,看著美君,他倆當晚見過文傑的手法,但在此時,卻無法拿捏掀碟子的時機。「大哥哥,你……你願意做我的守護靈嗎?」美君感到指下的小碟畫圓的速度轉為急促,只好隨口這麼問。小碟子繞了三圈,停在「是」字上。美君覺得心安了些,看著阿育,說:「我要掀囉。」她心中緊張,還沒得到阿育的回應,竟便已揭開了小碟一角。一股墨藍色流霧滾出小碟,有一半給吸入了阿育雙手捏著的紅布袋口裡,另一半則沾黏上他的右手,像是不願屈服於紅布袋子的吸力,阿育嚇得向後坐倒,只覺得右手痠麻冰寒,像是有什麼東西要滲進他的骨肉一般。「大哥哥,你不是說願意做我的守護靈嗎?」美君唉求叫著,鼓著嘴巴朝阿育手上吹氣,當然是吹不走沾黏在阿育手上的墨色藍霧,她趕緊拿著那三柱線香,對著黏在阿育右手上的墨色藍霧不停搧關鍵字行銷打,這才將墨色藍霧全趕進了紅布袋子中。阿育連忙將紅袋子的繫繩打了個結,他感到袋子裡的那「東西」不停激衝亂竄,連忙喊:「米袋呢?」美君趕緊取出米袋,阿育一把將紅布袋子塞進了米袋中,米袋裡裝著能夠化解鬼魂戾氣的五穀配方,兩人輕輕按著那米袋,感到米袋中那一陣一陣的顫動漸漸止息,都鬆了一口氣。阿育意識到自己的雙手和美君的手交疊互按,趕緊抽回了手,說:「沒事了……」美君將米袋綁實,捧在懷中,柔聲地說:「大哥哥,你別生氣,我會好好養你的,你要保護我喔。」她坐在墳邊,向山下望,突然轉頭問阿育:「我有沒有變?」「唔?」阿育不解地問:「變什麼?」「變漂亮啊?」美君將臉蛋左晃晃、右晃晃,再指指自己懷中的米袋說:「我有守護靈了,應該有效吧。」「哪有這麼快的。」阿育啞然失笑。「你剛剛偷摸我的手對不對?」美君突然這麼問,跟著又說:「你有跟女生接吻過嗎?」「沒……」阿育愕然地反駁:「我哪有偷摸妳的手。」「你要不要試試看接吻?」「接吻?跟誰?」美君指了指自己。「妳神經啊!」阿育驚訝怪叫著,兩人對視了幾眼,然後哈哈大笑起來。 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租屋
創作者介紹

鄧麗欣

hc20hczx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